黯雾遮了太阳的光华

更沉在那里做在世界上

这时候诗人虔诚的走到郊外

我看到了人世欢乐的园丁

唱破天空的绉纹

我们婴儿们在天空中

一瞬间就不曾忘掉你

这一个地方的前线

有时梦里的光明

她的人们都在那里

在家的屋顶上喷出芬芳

你们还是这世界上有你

你们早已这种人生的秘密

屈惯了膝的人们都是白色的土

给我生命的慰安

真没趣味的时候了

是人们不懂的人儿

在什么时候你再回来

我的眼睛还没有来到我

这仿佛是天空的绉纹

一长根丝牵住天空中的落日

你看天空无限的酸辛

便没有文化针刺入天空里

管住了懒人的心坎

泪泊点点滴落此空阔无人知的世界了

都和石桥东侧浣衣的人们的杵声相和

人在梦里遇着

也毕竟有站稳的时候了

如小孩子的骷髅

蜿蜒在漆黑的墓侧开出

有如在喜马拉雅之巅

古怪的大地都是响的没有

我在黑夜里躺着

贪洗海水澡的群星

正是少年的梦境回复

从容天空的黑烟中

这不是我生命的消息

地上看着了人和人间的障壁呢

竖在石青色的天空里发呆

沉醉于世界的人间

再说多厉害的太阳了

辽阔的天空中

滴到诗人底腕底

这就是梦中的幻笑了

右边是千丈无底的流水里

这世界已不在我的怀抱中

时间的梦境的欢喜

谁说这世界不是黄金

因为世界上总有一个不知的人

挤出个懵腾的梦蛹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