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注:

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文章,是悦孚装潢创始人刘传宏先生2018-19设计师跨年趴活动上的部分演讲内容,主题为《材料的美好年代》。来自宝岛台湾的刘传宏和他的团队,是小编见过的对材料研究最热忱的,没有之一。

这次演讲中刘传宏给我们介绍了诸如珍珠鱼皮、秸秆镶嵌等很多分分彩独码定胆的材料工艺。这些分分彩独码定胆的材料工艺大多都源自中国,刘传宏也认为现在是中国材料的美好年代。(文末有完整演讲视频观看方式)

输入标题

01.

两位大师诠释“材料是有生命的”

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建筑设计行业非常强大,但在19、20世纪的日本,材料其实是一个被一刀两断的时代。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其实跟我们都很熟悉的大师安藤忠雄有关。

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隈研吾“批评”安藤忠雄,说他是一刀两断局面的“元凶”。

安藤回复说:“隈研吾对我的看法,起初我觉得非常闹心,但经过一些思考后,我意识到也许他是有道理的。隈研吾生在一个全新的时代。”

隈研吾接着说:“材料是有生命的,因而它才深奥,才千方百计地抵抗。一个作品完成后会留下难题和反思。只有经过充分的消化,新的作品才能应运而生。

事实上,两位大师对材料的见解都十分独特。

1976年安藤忠雄的第一个作品——住吉的长屋,轰动一时。因为他把国际化的清水混凝土的材料美学带到了日本。

安藤擅长把混凝土与光结合,创作出了许多经典作品。以至于现在我们一提起安藤忠雄,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清水混凝土。

再来看“批评”安藤的隈研吾,隈研吾花了30年的时间,希望能够创造更多材料的可能性。1995年的水玻璃项目,他就用了一个叫做“粒子”的理论,把材料粒子化。

隈研吾先生喜欢用极简的方式,通过各种各样的材料来表达他对设计的想法。

dop注:本次跨年趴的活动场地正为隈研吾先生的材料研究室,场馆内展示了隈研吾的作品及对材料的研究成果。

<>

<>

02.

极其分分彩独码定胆的材料和工艺

1、珍珠鱼皮

珍珠鱼皮非常珍贵,它取自魟鱼,历史悠久,早在公元8世纪的时候就已经被使用了。鱼皮材料的强度非常好,拿3条1.75cm宽的鱼皮卷在一起,可以拖动一整部汽车。

一位法国工匠说,这种材料最早是出现在日本的武器上,像图中的剑柄、盔甲、护胸。直到1930年法国一位叫弗兰克的设计师出现,珍珠鱼皮才开始成为装饰用材。

弗兰克早在1930年就提倡要做极简设计,也是最早的一位极简主义大师。形式非常简单,但是用料非常豪华。上图是弗兰克早期用珍珠鱼皮制作的椅子,这张椅子后来被拍卖了75.5万欧元。

季裕棠先生之前做过的一个项目(柏悦酒店),也使用了橘色和蓝色的珍珠鱼皮。

2、秸秆镶嵌

这是我们做的一个位于上海四季酒店顶层的住宅项目,用了秸秆镶嵌的珍贵材料工艺。

秸秆就像我们一般看到的麦秆,本来是圆的,因为染色性能很好,可以做出很多漂亮的颜色。把它切开熨平后,通过镶嵌的工艺可以创造出极强的质感。

3、羊皮纸、榆木与橡木

设计师弗兰克除了使用珍珠鱼皮和秸秆镶嵌外,还运用了很多特殊的材料。比如图中的羊皮纸、云母、橡木作品。这些都是1930年代,弗兰克先生给我们留下的材料可能性的远见。

4、苹果的“极限”玻璃结构

大家都知道,苹果专卖店在材料工艺上一直在寻求创新,被称为“材料挑战者”。苹果专卖店的概念是做一个“灯笼”。

土耳其店用四片高310的玻璃,搭出了四个立面。顶面是一个“iPad”坐落在玻璃上,中间没有任何的结构。

还有杭州的专卖店,每一片玻璃高15米。还有这个轰动一时的悬浮式楼梯,全都是用结构玻璃做的,将近30米长。

上图是前段时间刚开业的澳门专卖店,大家比较熟悉的透光膜就不多说了。值得一提的是用了玻璃夹胶石材工艺的墙面,把石材做成薄片,然后夹胶在玻璃里面,实现了透光效果。

5、欧洲惯用的经典工艺

欧洲有很多教堂室内的石材,仔细看是没有分隔缝的,这些石材都是工匠用石材彩绘的技术画出来的。上图中的金箔工艺、木雕线条工艺、皮革工艺,都非常惊人。

还有智利的穆斯林庙,这个庙类似苹果在澳门店用的材料,用玻璃跟石材复合,但是能够透光。

我在法国的时候有幸接触到这个项目的工程师,他们跟乔布斯的想法一样,也想实现一个“灯笼”,但工艺更为复杂,外面是玻璃,里面是石材,是一个透光的建筑。

03.

我们正处于材料的美好年代

我是做装修的,对材料非常感兴趣。因为经历了很多,对我来讲材料跟工艺就是文明的一种沉淀与进化,我跟团队也非常喜欢研究材料和它的“表情”。

一位法国工艺大师说,珍珠鱼皮是日本人最早发明的工艺。但后来我去研究时发现,实际上在我们的唐朝,剑柄上就已经有珍珠鱼皮了。

像上图中的珍珠母贝和牛骨等,很多国外用的珍贵材料,其实都是中国人发明的,很传统,非常有历史。

这是在意大利认识的一家专门做金箔的公司,他们可以把金箔做出各种不同的颜色。还有像很多欧洲的宫殿、日本的金阁寺等都用了金箔工艺。

他们跟我说:“事实上全世界最大的金箔生产基地在中国南京。”

……

因为经历了这么多,所以我觉得现在是中国材料的美好年代,我们本身就有很深厚的历史基础,希望我们能够珍惜资源,珍惜历史,创造我们自己的材料美好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