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蕙兰可是力压宋美龄,被美版《VOGUE》评为1920-1940年代中国"最佳着装"的女性。

时髦的上海女性把黄蕙兰视为民国时期的街拍icon,一度痴迷盲目的模仿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名媛初期代表。

她曾在《没有不散的筵席》的自传中,提到自己当时因皮肤病不能穿袜子,而光腿去了上海,第二天不明就里的上海女人都齐刷刷的跟上“潮流”冷天光腿。事后也不加掩饰的表明对追随者的鄙夷,说她们只是盲目的“冒牌”货。